当前位置:电子课本网 > 诗句大全 > 抒情 > 伤感 >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阑深处重相见,匀泪偎人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曲阑深处重相见,匀泪偎人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------该诗句摘自清代诗人纳兰性德的《虞美人·曲阑深处重相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阑深处重相见,匀泪偎人颤。凄凉别后两应同,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半生已分孤眠过,山枕檀痕涴。忆来何事最销魂,第一折枝花样画罗裙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赏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两句叫人读来摇心动魄,后两句词意陡转,道破这原是记忆中的美妙而已,现在已经是别后凄凉,凄清幽怨到让人不堪承受了。下阕紧承上阕词意,将失意一倾到底,用词精美婉约,然凄怆词意并未因此而消减,依然辛酸入骨。容若此词和后主词还有一点相似,就是不过多的借助外景,而选择用白描的手法深入内心,感情恳切,用词清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淹说,黯然销魂者,唯别而已。是怎样难以排遣的离愁别绪让人憔悴?半生已经孤零零地渡过,思念却未消减。泪却依旧会毫无节制地濡出来,沁湿了枕头。想来,余生活着也只是为了生长繁衍重复延续这种孤独。与她离别不过数年。容若却觉得半生已过,心态一老如斯,这种苍老是行在旷野中劈头一道闪电,迅疾猛烈瞬间经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忆来何事最销魂,第一折技花样画罗裙。兰心惠质的女子,不屑用外面的庸脂俗粉,而别出心载的用山水画的折枝技法,在素白的罗裙上画出意境疏淡的图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赏析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首词以白描的手法再现情人重聚时的情景,字句间一片春光凄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词意上看,大约是写昔日的情人,通篇皆作追忆的口吻。“曲阑深处重相见匀泪偎人颤。”开篇两句化用了李煜菩萨蛮》中的“画堂南畔见,一向偎人颤”,生动传神。别后的凄凉,最难以忍受的是月明之夜的清冷相思。读来令人摇心动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”。词意陡转,道破这原是记忆中的美妙而已,现在已是别后凄凉。凄清幽怨到让人不堪承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半生已分孤眠过”,紧承词意,将失意一倾到底,用词精美婉约,凄怆词意并未因而消减,依然辛酸入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结句处的“折枝花样画罗裙”,借物映人,含蓄委婉。整首词从头到尾都是写实,写对方的情态状貌,中间数句皆是情语,有情有景,有尽而不尽之意,通体灵活隽美。